欣博盛ELISA试剂盒7月新品推荐
时间:2017/05/10

全国服务热线:4006-800-892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欣博盛技术邮箱:tech@neobioscience.com

代理品牌网站:www.nbs-bio.com

自主品牌网站:www.neobioscience.net

 

Mouse IL-4 ELISA kit高敏

 

Catalogue No. EMC003(H)

Human IgM ELISA kit(人免疫球蛋白M

Catalogue No. EHC019

Mouse IgM ELISA kit(小鼠免疫球蛋白M

Catalogue No. EMC129

Human IL-38 ELISA kit(人白细胞介素-38)

Catalogue No. EHC111

Mouse IL-18 ELISA kit(小鼠白细胞介素-18

Catalogue No. EMC011

Human NGAL/Lipocalin-2 ELISA kit (人中性粒细胞明胶酶相关脂质运载蛋白/脂质运载蛋白-2

Catalogue No. EHC020

Human Ghrelin ELISA kit(人胃促生长素)

Catalogue No. EHC021

Human Endocan/ESM-1 ELISA kit(人内皮细胞特异分子-1

Catalogue No. EHC022

Mouse IL-4 ELISA kit:

IL-4是一种由活化的T细胞产生的细胞因子,以往称为B细胞生长因子1。在B细胞生长的早期活化B细胞,并使被抗原、抗IgM或脂多糖活化的B细胞进入细胞周期G1期。IL-4增强MHCII类抗原的表达和CD23FceRII)在B细胞上的表达,诱导同种型(isotype)转换,如促使小鼠B细胞从分泌IgMIgG3IgG2b转变成分泌IgG1IgG2aIgAIgE。也增强单个核吞噬细胞表达MHCII类抗原,但对炎症性细胞因子(如IL-1,TNF,IL-8)的释放和这些细胞的杀菌活性有抑制作用。IL-4 也活化细胞毒性 T细胞,它被认为是典型的由TH2细胞产生的细胞因子,对于T,B淋巴细胞的发育以及驱动体液免疫反应和抗体产生都是十分重要的。

 

Human IgM, Mouse IgM ELISA kit:

IgM(免疫球蛋白M)通常占约血清免疫球蛋白的10%左右,由于IgM是一个大分子,它不能很好的分散,在细胞间质中含量很低,主要存在血清中。IgM一般是由多个免疫球蛋白通过共价二硫键连接在一起形成的聚合物,主要是五聚体,但也可形成六聚体,或作为单体,如在B淋巴细胞中作为B细胞受体。IgM的五聚体形式分子量约970 kDa,每个单体具有2个抗原结合位点,一个五聚体有10个结合位点,由于抗原的本身太大,阻碍其他抗原结合附近位点,IgM通常不能同时结合10个抗原,一般能结合5个抗原。

       IgM抗体(和IgD)是在B细胞表面表达的主要免疫球蛋白。IgM型抗体在大多数抗原的早期免疫反应中作用突出,是免疫应答的第一抗体,并且负责凝集和溶解细胞反应,在某些抗体反应,如“自然”血型抗体中也发挥着重要作用。IgM主要在淋巴流体和血液中发现,在疾病的早期阶段是非常有效的中和剂,IgM的高水平是近期感染或暴露于抗原的标志。另外由于IgM的聚合性质,IgM抗体具有高亲和力,对补体激活特别重要,IgM本身是一种无效调理素,然而它通过激活补体在调理作用中发挥重要的作用,促使C3b结合到抗原上。

 

Human IL-38 ELISA kit

IL-38 IL-1 家族( IL-1 familyIL-1F) 细胞因子的第10个成员,又名IL-1F10 IL-38基因与IL-1家族其他成员一样,位于2号染色体的IL-1家族基因簇上(IL-18IL-33)IL-38的初始翻译产物是长度为152个氨基酸残基组成的IL-38前体蛋白,IL-38的基因序列与IL-1受体拮抗剂(IL-1Ra)IL-36Ra的基因有较高的同源性,分别为41%43%

IL-38分子的结构具有与其他典型的IL-1家族成员相似的一般特性,IL-38和一些IL-1家族成员一样都缺乏信号肽和caspase-1切割位点,并且IL-38的自然N-端结构是未知的。IL-38特异性受体为IL-1受体相关蛋白2(IL-1 receptor related protein 2, IL-1Rrp2),即IL-36R, 它是IL-36的部分受体拮抗剂。IL-38主要在皮肤和扁桃体的增殖B细胞中表达,在心脏、胎盘、胎儿肝、脾、胸腺等组织中都存在表达,但其在人心脏和胎盘等无免疫功能的组织中呈现低表达。

由于IL-38IL-1家族其他成员的同源性它也具备其他成员的一些生物活性。IL-1家族细胞因子通过与其受体(IL-1R)结合并在IL-1R辅助因子(IL-1RAcP)的协助下传导信号例如IL-1F6(IL-36α)IL-1F8(IL-36β)IL-1F9(IL-36γ)通过IL-1Rrp2(IL-36R)IL-1RAcP激活转录因子NF-κB和丝裂原激活蛋白激酶(mitogen-activated protein kinases, MAPKs)途径来产生大量的细胞因子、趋化因子、黏附分子和酶等炎症介质进而介导炎症反应。IL-38可抑制Th17细胞产生IL-17IL-22等炎症介质也可抑制IL-36γ诱导产生IL-8,所以IL-38也可能作为一种抗炎细胞因子在炎症性疾病中发挥作用。

Mouse IL-18 ELISA kit

白细胞介素-18IL-18),又称γ干扰素诱导因子IGIFIL-1γ是一个与IL-12生物活性相似IL-1家族蛋白质结构相似的细胞因子。IL-18最早从肝细胞中得到,后来发现在单核细胞/巨噬细胞,成骨细胞和角化细胞等细胞中都有表达。

IL-18前体分子量为24 kDa,通过Caspase-1IL-1β转换酶)转化为18kDa的活化IL-18,活化IL-18包含157个氨基酸残基。

功能方面,人IL-18IL-12相似,都能在外周血单核细胞培养中增强NK细胞活性,人IL-18还能诱导产生IFN-γ和GM-CSF,同时能抑制IL-10。在富集的人T细胞中,IL-18能增强Th1型细胞产生细胞因子,并通过IL-2依赖通路刺激细胞增殖。小鼠的IL-18被证明是Th1型细胞的活化共刺激因素,但不针对Th2型细胞。 IL-18能选择性地增强FasL介导的Th1型细胞的细胞毒性作用,但不针对Th0Th2型细胞。IL-18还显示出能诱导活化的B细胞产生IFN-γ从而抑制IgE的产生。

 

Human NGAL/Lipocalin-2 ELISA kit

中性粒细胞明胶酶相关脂质运载蛋白(NGAL),也称为脂质运载蛋白-2Lipocalin-2)或Siderocalin,最初被认为是嗜中性粒细胞的组分,后来发现在多数组织中表达,在上皮细胞发生炎症时也能诱导合成。NGAL在一系列细胞反应中发挥作用,包括先天免疫反应,细胞分化,肿瘤发生和细胞存活等,它是一个25kDa的蛋白,以单体、同型二聚体和异型二聚体形式存在,并与MMP-9(人金属基质酶9)活性相关,通过保护MMP-9不被降解调节蛋白酶活性。小鼠同源物称为24p3,与人NGAL62%的氨基酸序列同源性。

脂质运载蛋白家族序列同源性有限,但是他们共有一个高度保守的折叠结构,是八条反向平行链组成的β桶基序包围一个内部配体结合位点,他们能承载小的疏水性分子如类固醇激素,维生素,增味剂,以及代谢产物,具有运载小分子功能。

NGAL的功能一直不断被发现,研究表明NGAL能通过结合铁离子与细菌儿茶酚铁载体结合,因此通过结合细菌铁载体和限制细菌铁离子供应成为抑菌剂;NGAL还能调节哺乳动物细胞的铁摄取,在肾脏中,通过控制铁离子参与肾损伤的发生和保护过程。

NGAL还与若干病理过程相关,例如,NGAL在严重急性呼吸综合征(SARS)患者中是升高的,另外它还可能作为急性肾损伤的生物标志物;它与若干肿瘤相关,包括乳腺癌,卵巢癌,结肠直肠癌和胰腺癌等,在乳腺癌和结肠癌的模型中,发现它能抑制肿瘤细胞侵袭和转移,但是它在癌症中的功能暂不清楚。